朝孤舟中看去,一方棋盘,两道丹青道袍的身形,便再无他物。

  但剑无双并没有动身,而是拱手道,“老先生,多谢好意,只是我们行路不同,就不上前叨扰了。”

  “无妨,虽然终点不同,但在这一时间内,我们可一同前行,我们两个老家伙也很久没有和外人闲叙过了。”那穿着丹青道袍的老者笑着,然后手指间的棋子,落在了棋盘中。

  面对着这一再的邀请,剑无双反而有些警惕。

  “有船行渡,也好节省些力气,去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情况不是吗?”

  老道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不再说话,而是专心致志的和另一个老道下起了棋。

  原本还警惕着的剑无双,反倒放心了下来,身形随后便落入了孤舟中。

  那和蔼老道专心致志的,和另一个不苟言笑的老道在棋盘上杀将起来,也顾不上和剑无双等人聊天了。

  “大人,这里好漂亮啊。”洗清池在他身后,忍不住轻声惊叹着。

  但剑无双并没有和她搭话,从身形来到孤舟中后,他的目光便全都放在了棋盘上。

  这是一盘怪棋。

  整个棋盘上没有一颗黑子,这两个老道手执的全都是白子。

  白子相杀,已经过了半局。

  他疑惑,都是白子,两老道是如何辨识的出谁是敌手?

  难道他们是和曾经神力宇宙的封天老祖那样,都是棋艺不精的臭棋篓子?

  纵使剑无双比封天老祖下棋还臭,但他犹不自知,而是仔细的观摩起这盘棋局来。

  很快,他便震惊了。

  因为他什么也看不懂,两方白子落停,他连敌我都分不清了……

  但剑无双心中门清,这两老道的棋艺,绝不可能是像他这般的野狐禅,也不像封天老祖那样,历经数个混沌纪只知道堵洞眼,他们可不是庸手,而是真正的高手。

  纵使剑无双分辨不出两方白子的敌我,但他能够看清两老道的攻势。

  看似面色和蔼的老道棋势凶猛犹如盖顶,最喜围困抱吃。

  而那个从始至终都未说话,不苟言笑的老道,反而棋势温润,不急不躁,缓缓图之。

  并且,这棋局只是过半,当不苟言笑的老道一子落停之后,和蔼老道顿时懊恼无比。

  “不应该啊,怎么可能会输呢?”

  这时,看个新鲜的洗清池,还是忍不住开口道,“真是奇怪,执棋本应是一黑一白,你们用同一样的棋子又怎么能辨别出来的呢?”

  和蔼老道闻言,原本懊恼的神色也舒缓了下来,转身看向洗清池,“你这女娃娃倒也有趣,心性至真至诚,是个修行的好苗子。”

  “我这棋子不分黑白,只有一色,那是因为在等一个有缘人执黑子前来一试。”

  洗清池抿嘴笑道,“难道跟你下棋,还要自备棋子不成。”

  和蔼老道笑着摇了摇头,不再说话,而是转身将满盘的棋子都拨乱,“快快,再来一局,再来一局。”

  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另一位老道,也终于是说话了,“还来?你已经没有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万道剑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幸得余生遇见你只为原作者打死都要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打死都要钱并收藏万道剑尊最新章节